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仅管金龙机电目前的控股公司金龙集团出现了债务危机,苹果在2019年还是把金龙机电旗下的有供货资质的工厂由二家调整成了三家,进一步巩固了它在苹果供应链里的地位。
  今天要讲的金龙机电(SZ:300032),其实本应该是苹果供应链里一个资质极佳的资本标的,它生产的微型线性马达,几乎普及应用到了所有的苹果消费类电子产品上,包括手机、平板、笔电等。
 
  直到今天,苹果消费类电子产品的触控反馈技术仍然独步于整个行业,并且将在未来的AR虚拟现实设备中,产生更为强大的作用。
 
  仅管金龙机电目前的控股公司金龙集团出现了债务危机,苹果在2019年还是把金龙机电旗下的有供货资质的工厂由二家调整成了三家,进一步巩固了它在苹果供应链里的地位。

  吞下盲目并购苦果,认亏24亿元
 
  然而作为2018年第一个点爆光电行业债务地雷的A股上市公司,金龙机电在最新的年报中,不得不为前几年的盲目并购吞下苦果,认亏24亿。
 
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对于认列24亿亏损的主要原因,金龙机电表示:
 
  1、报告期内公司对触控显示业务进行整合,关闭无锡博一、天津金进工厂,对广东金龙触控显示业务进行收缩调整。其中裁员费用支出的大幅增加以及对相关无形资产、长期待摊费用的一次性摊销对利润影响较大等是导致公司2018年度经营亏损的主要原因。
 
  2、报告期内公司对触控显示业务进行整合,关闭无锡博一、天津金进工厂,对广东金龙触控显示业务进行收缩调整,2018年末公司对上述不符合公司发展战略业务的固定资产、长期股权投资、存货、应收款项等相关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基于谨慎性原则对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1.78亿元。
 
  3、报告期内由于子公司博一光电、深圳甲艾、兴科电子和深圳市正宇经营业绩低于预期,报告期末,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公司对商誉的可回收金额进行评估,确定商誉存在减值迹象,按可收回价值低于账面价值的金额计提减值准备5.83亿元。
 
  4、2018年9月公司在中国民生银行温州分行账户中的存款人民币66,336,000元被冻结。此案中,公司原董事长金绍平违规使用公司公章,以公司名义为天津乐宝乐尔最高额为3.4亿元人民币的借款提供担保。本案涉及的天津乐宝乐尔在该保证合同下的借款发生额为6,500万元人民币,预计本案中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风险较大。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2018年末,公司对本案涉案金额6,633.60万元确认了预计负债。
 
  5、2018年11月,公司收到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福田区人民法院”)寄送的法律文件,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证券”)向福田区人民法院对公司、金绍平、金龙集团就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纠纷提起诉讼,详细内容请查阅公司于2018年11月28日披露的相关公告。
 
  本案中,公司代“成长一号”员工持股计划与长城证券签署相关协议,存在向长城证券承担支付拖欠的融资本金、固定收益、违约金的风险,且风险较大。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及公司会计政策的相关规定,2018年末,公司对本案涉案金额4,224.03万元确认了预计负债。
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金龙机电在年报中表示,本报告期公司净利润-25.4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49亿元。主要原因系本报告期资产减值准备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17.61亿元;长期待摊费用摊销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1.08亿元;固定资产折旧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1.74亿元。
 
  据李星在行业中了解的信息显示,金龙机电在并购博一之前,已经在东莞金龙尝试了多年的触摸屏业务,但是由于人员变动频繁,工艺选型混乱,设备更新落后等原因,一直没有起色。
 
  实际上,即便是金龙机电并购博一之后,它的触控显示业务也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观。促成金龙机电触控显示业务加大投入并快速发展的契机,其实还是沾了苹果推动行业在触控显示上升级全贴合工艺的光。
 
  智能手机行业开始普及苹果所引领的触控显示一体化全贴合工艺后,触控行业的主要技术与工艺慢慢被固化在了生产设备上,金龙机电为了拿到客户的订单,也不得不把设备升级到与行业相近的水平,从而被动的解决了困绕金龙机电多年的工艺混乱与设备落后两个隐形因素。
 
  加上金龙机电从2015年起,在触控显示业务上也开始引入有富士康从业经历的经营团队,也让金龙机电触控显示业务的经营水平得到了较大的提升。在并购重组后,液晶显示模组业务也成为了金龙机电主要业务重心。
 
  不过,也许是命运使然,在2016年和2017年间,金龙机电最大的触控显示业务市场,印度的本土品牌手机厂商,在中国国产品牌的打压下,迅速从自己本土市场中溃败,金龙机电的触控显示业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而在中国国内市场中,金龙机电也同样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它的液晶显示模组业务从乐视、酷派、中兴到金立,金龙机电把这些行业地雷踩了个遍。
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实际上从金龙机电转型开始,除了2015年的状况还算好之外,其后面的几年金龙机电都一直背着沉重的并购标的负担,经营状况每况愈下。
认亏24亿,金龙机电苦吞非典型并购失败结出的恶果
  如果说金龙机电在业务拓展上的眼光不咋的话,那么金龙机电实际控制人的业务水平也同样让外界觉得十分不解,除了金融业务违规外,还出现了1元重组转移公司控制权给单个自然人的闹剧。如果金龙机电不是A股上市公司的话,剧情堪比黑社会绑架电影情节了。
 
  并且在同行要么得到了政府的各种名目大笔补助,要么得到了政府的大笔救助,或者卖身给国资以摆脱债务危机不同,金龙机电是目前行业里唯一没有得到任何官方帮助的A股上市公司。
 
  收缩战线后的金龙机电,或许有了更多重生的基础
 
  与其它企业认列亏损,资产清空做壳不同,金龙机电通过这次的不良资产清理后,其主营业务并没有出现较大的变化。
 
  金龙机电此次的资产集中清理,包括了以下这些方面:
 
  2018年5月,公司减资退出深圳市优利麦克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收到股权投资款项人民币5,100万元。
 
  2018年8月,公司将全资子公司金龙机电(无锡)有限公司名下的尚未开发使用的44147.4平方米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出让给无锡市新吴区土地储备中心,获得土地出让金3,095万元。
 
  2018年8月,公司将持有的河南镀邦光电股份有限公司45%的股权,转让给余江县思远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转让价格为6,600万元;2018年12月,温州瓯江口产业聚集区土地储备中心,对公司全资孙公司金龙光电温州有限公司名下位于温州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的A-12a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面建筑,进行有偿回收,回收总价为7,635.886万元。
 
  2018年12月,公司将持有的控股孙公司晶博光电的51%的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徐仕立,股权转让价款为7,000万元人民币,目前公司已收到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
 
  仅管如此,由于金龙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债务问题,金龙机电目前仍有实际控制人不确定不稳定因素。金龙机电认亏24亿解决了上市公司的资产体质问题,却没有解决掉1元重组所带来的投票权旁落到与资本方无关的第三方后遗症。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金龙机电在对不良资产清理后,只能算是生产经营走上了正规,其它的方面仍是一个迷局。这个迷局解开后如果局面向好,金龙机电仍是苹果的小伙伴,如果局面变差的话,原来作为线性马达业务备胎的立讯精密,或许会完全拿走金龙机电的订单。
 
  金龙机电2019年的一季报预告内容显示,预计2019-01-01到2019-03-31业绩净利润亏损1167.22万元至亏损716.88万元,增长幅度为44%至66%,上年同期业绩:净利润亏2097.13万元。
 
  关于2019年一季度业绩变化原因金龙机电表示:
 
  1、报告期内,由于对业务整合初见成效,相关费用较上年同期有较大幅度减少。
 
  2、报告期内,公司银行贷款较上年同期大额减少,导致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减少。
 
  3、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较上年同期-225.40万元有较大幅度减少,本期公司实现的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净利润约为-12.35万元。
 
  文/李星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 48小时榜
  • 双周榜
热门评论